主页 > K水生活 >热爱角色扮演自缝服装扮女皇红月司出国当动漫祭嘉宾 >

热爱角色扮演自缝服装扮女皇红月司出国当动漫祭嘉宾

热爱角色扮演自缝服装扮女皇红月司出国当动漫祭嘉宾热爱角色扮演自缝服装扮女皇红月司出国当动漫祭嘉宾热爱角色扮演自缝服装扮女皇红月司出国当动漫祭嘉宾热爱角色扮演自缝服装扮女皇红月司出国当动漫祭嘉宾热爱角色扮演自缝服装扮女皇红月司出国当动漫祭嘉宾热爱角色扮演自缝服装扮女皇红月司出国当动漫祭嘉宾

台湾着名动漫角色扮演者红月司,因其身材高挑五官立体,在扮演女皇或“御姐”系角色时特别出色,加上她常通过网络分享自己的动漫装扮,使得她备受世界各地粉丝爱戴。如今,她更跃上国际舞台,频频受邀前往日本、中国与马来西亚等地担任动漫祭嘉宾。

 她从高中接触角色扮演至今十数年,除了频频扮演各种动漫角色,同时也学习设计、剪裁和缝製动漫服装,并已开办一间工作室,以承接动漫服装订製生意。不过,对她来说,成为一名动漫角色扮演者最大的成就感,实是可以专心当一名“阿宅”,并且找到懂得欣赏她的人。

无论是红月司的家人或朋友,都曾问过她类似的问题──“为何要参与角色扮演的活动,这股热忱可以持续到几岁?”。初时,她只把角色扮演当作兴趣,但随着接触的时间越久,这门兴趣也逐渐被她专业化,其中还涵盖服装、妆髮与道具的设计製作,只为了製作出能令她自身满意的动漫服装,并拍成一组照片作留念。

 虽然她目前在角色扮演界中颇有知名度,但这并非她高中时所想像的未来景象。她本是一名美术专业学生,每次参加动漫展时都会租个小摊摆卖画作,直至后来结识一群热爱角色扮演的朋友,她才真正接触这门嗜好。

 “当时,我只在网络上看过角色扮演,一直都觉得这很有趣很好玩。后来,朋友知道我对角色扮演有兴趣,就将我带去他们平常拍照留念的地方,我就这样认识了很多好朋友,并乾脆加入角色扮演的行列,就这样玩了十多年。”

 当年,她尚未达到法定年龄,零用钱也有限,但角色扮演的治装费高昂,并非她所能负担。既然经费短缺,无法向裁缝师订制服装,她乾脆自学裁缝,将一块块布料缝成角色扮演所需穿着的衣服。

 “那时候,我还是一名学生,虽然经费有限,但我却有许多课余时间。自己设计裁剪服装的好处在于时间更加鬆动,若是向裁缝师订制,也许需要等上两三个月甚至是半年以上。但我自己缝製的话,就可以掌握整套服装的进度。我就这样慢慢剪慢慢缝,反而成就了另一种兴趣。”

赶制服装被针头刺入手指

 在这十几年里,她始终坚持亲手设计和裁剪角色扮演所需的服装,绝不假手于人,因为只有自己最为了解自己的想法。不过,她偶尔也会犯迷糊,某个夜晚赶製服装时,因为睏意来袭而失神,不慎被针车的针头刺入手指,她急忙到医院急诊室求助。虽然类似事故一再发生,但她从未萌生放弃角色扮演的念头。

 “我曾因为工作太忙或身体状况不佳而暂停参与角色扮演活动,但我不曾想过放弃这个兴趣。”

 她第一套亲手设计和裁剪的服装,是动漫《暗之末裔》中的死神角色,后来,她更陆陆续续挑战如《超时空要塞》、《刀剑神域》、《海贼王》、《监狱学院》里的动漫角色服装。然而,要求高的她在缝製这些服装后却认为,每一套服装都存有进步的空间,且距离她心目中的完美程度仍有一段距离。

 “每次看照片时都会发现服装不完美的地方,因此,我常提醒自己笔录改进。例如该用哪种布料效果会更好,如何修改版型才会更立体等等。我现在的每一套服装都是经过无数次失败后才完成的作品。其实,每次完成一套服装后若有发现其不完美的地方,我多会重新拆开重做。偶尔觉得哪边需要再更改时,我也会先让自己冷静一会,等有想法和心力后再拆开重做。”

 别以为角色扮演只是在製作服装方面考究,其实,把这些服装穿上身也是一种学问,部分衣服必须依靠道具如胶带、别针辅助定型。她曾因长时间用双面胶连接衣服与皮肤,以致在卸装撕开胶带时,连皮肤都被撕裂或起水泡。

虽然卸装过程看似惨烈,但她仍乐在其中,皆因这是她的成就感的源头。

自创订製动漫服公司

兴趣才获父母接受

纵然扮演过无数动漫角色,并曾多次担任其他国家动漫祭的嘉宾,但当红月司卸下妆髮服装后,便会回归成文静内向的办公室女郎,缺少扮演动漫角色时的霸气。

 她犹记得毕业后首次应徵工作时,面试者当场拆穿她的身份,并坦言欣赏她的动漫装扮,结果引来其他同事的围观,让她大感尴尬不知如何是好。

 “我并不想让同事知道我的真面目,如今,我任职的公司并不知道我是一名阿宅。”

 她并非认为角色扮演无法跃上檯面成为话题,而是厌烦身边人的不断追问,“无论是社会或公司,很多人都不理解阿宅,很好奇我们为什幺喜欢扮演二次元的人事物。每次遇到类似问题时,我也不懂该怎幺应答,乾脆就隐藏身份。”

 由于不擅解释,她便将自己的想法和身份藏起来,犹如她的父母指责她虚度光阴挥霍金钱时,她也鲜少反驳,仍旧默默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直至后来她自资开办一间工作室承接动漫服装订制生意,并且频频接受海外动漫祭的邀约后,她与父母的关係才渐渐破冰。

 “现在我每次出国参加活动时,爸爸都会主动开车载我去机场。我从外国回到台湾时,他们也会到机场等我下机,然后带我去吃好吃的。我觉得只要坚持一件事情,并把它做好,便是对父母最好的交代,他们总会看到我在维持这门兴趣时所获得的乐趣。”

盼参演Cosplay舞台剧

由于身材高挑五官立体,红月司常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因此,她经常扮演女皇或“御姐”系角色,自然也做了许多与之相关的服饰。但她个人更喜爱萌妹子的角色,例如初音未来,然而这类形象的装扮,她多是自己拍照收藏,很少会上载到网络上。

 “我认为,扮演角色的原则是在形象吻合与兴趣之间找一个平衡点,除非是朋友们要拍团体照,要求我扮演一些我没兴趣的角色,否则我多数只会扮演自己有兴趣的角色。”

 穿上角色扮演的服装后,她多会自信满满,面对摄影镜头也能轻鬆摆出各种姿态,这是因为她在穿上角色扮演的服装后,便已把自己代入角色当中,自然也感受到该角色的生命力。

 不过,这是她长年累月积下的经验。为了学习动漫角色的动作和姿态,她曾购买模特儿姿态教学书籍与时尚杂誌,并且反覆观看同一个动漫角色的动画,从中揣摩其语调和动作。

 “我本身对舞台剧很感兴趣,也曾利用舞台剧训练肢体的方式训练自己。目前,日本已把二次元文化整合在舞台剧中,可惜台湾至今仍未有充足发展。如果未来有机会,我希望自己也可以参演二次元文化编成的舞台剧。”

庆幸找到志同道合朋友

“能专心当一名阿宅,就是我的成就感的来源!”说完这句话后,红月司轻声笑了笑,声音中仿彿有些尴尬。对她来说,二次元文化改变了她的人生进程,承载着她的喜怒哀乐,这并非外人所能轻易理解的。所幸的是,她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们什幺都可以说,生活上、娱乐上,我们平常都会腻在一起。在我最伤心时,她们会陪伴我度过难过的时刻。对我来说,这些朋友就是我最重要的宝藏了。他们让我感觉自己并非孤军奋战,每次我们要出团体照片时,都会集合在其中一两人的家中製作服装和道具。我想,我们的感情便是依靠二次元文化连接起来的。”

 红月司小时候便常发着旅游梦,对于搭乘飞机更是充满憧憬,她当时料想不到的是,最终竟是动漫角色扮演这份兴趣助她圆梦。目前,她经常受邀前往世界各地担任动漫祭嘉宾,使她得以经常搭机出国,并接触当地文化。 

“但出国当嘉宾非常的累,之前我去中国两週时,便拖着两个大行李箱,手臂挂一个大袋子,再背上一个大背包,里头都是我当嘉宾时需穿搭的动漫服装与道具。”

阿公阿嬷也参与角色扮演

二次元文化的世界观与现实世界迥异,主角人物多数正面热血而备受众多粉丝喜爱。然而,二次元文化实是源起于日本、美国的漫画与动画,其中不少粉丝也已为人父母。但动漫角色扮演岂有年龄限制呢?难道年纪大了就不可参与角色扮演活动了吗?

 对此,红月司则认为,答案应是环绕在个人还想不想继续参与其中。

 “我在担任角色扮演比赛评审时,曾有一名头髮苍白,育有两个孩子的爸爸前来参加比赛。他很努力的扮演着他喜爱的动漫角色,给我的感觉便是他依然想要参与其中,且玩得不亦乐乎。角色扮演从来没有年龄限制,只看你们要不要继续玩下去。”

 无独有偶,她的好友群中也有阿公阿嬷级的角色扮演者。由于某次要拍摄一组《哈尔的移动城堡》的照片,她的好友便询问自己的阿嬷是否想扮演苏菲婆婆一角,而阿嬷也欣然应邀演出。

 婆孙二人共同拍摄组照的模样让她大感羡慕,她亦曾强迫妹妹加入拍摄活动,并特意帮她装扮,无奈妹妹并无兴趣。

 “等我老时,我搞不好也会扮演阿公阿嬷的角色。我总不可能在五、六十岁时还扮演初音未来吧?我自己也无法说服自己。”

相关推荐